群雄逐鹿人工智能,中國該怎么贏

2018-07-23 10:54:31|來源:新華網|編輯:梁一根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在當今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戰略意義就相當于屠龍刀在武林中的地位。世界各國紛紛加緊策馬揚鞭,競相沖入發展人工智能的歷史洪流之中。

  天下大勢書中藏

  其實,人工智能的定義十分多樣。根據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聯合科睿唯安發布的《G20國家科技競爭格局之辯——人工智能專題》報告中引用的最新定義:人工智能是對計算機系統如何履行那些只有依靠人類智慧才能完成的任務的理論研究。而實際上,這個詞的定義在不停演變,萬變不離其宗的理解是,“人工智能就是要實現所有目前還無法不借助人類智慧才能實現的任務的集合”。

  誠然,人工智能強大的賦能性對國家、社會、經濟具有重大影響。它正在推進各學科、行業升級并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 全面提升人們生產生活的能力和水平。有機構預測, 至2035年,人工智能將推動瑞典、芬蘭、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勞動生產力分別增長37%、36%、35%、34%、30%。

  從政策層面看,《G20國家科技競爭格局之辯——人工智能專題》報告顯示,G20國家除印度尼西亞、墨西哥和土耳其,其他國家在近年來均發布或制定了人工智能相關戰略或規劃。其中, 中國、美國、英國、日本、法國、加拿大和歐盟均發布了人工智能專項戰略或規劃, 而印度和韓國則發布了腦科學與神經科學相關的專項戰略或規劃, 其他國家如德國、意大利、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南非、澳大利亞、阿根廷和巴西,雖未發布人工智能專項戰略或規劃,但是在其他的政府戰略文件中均提及了人工智能技術, 并將其作為重點發展領域之一。

  從資本層面看,中國電子學會發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顯示,截至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領域融資總額持續增長但增速放緩,資本市場當下力捧的熱點,集中在深度學習、圖像視頻識別和文本識別領域。2017年國內人工智能投資金額再創新高, 達到10.3億美元,在美國巨頭企業爭相構建差異化核心競爭力的同時,我國初創企業表現頗為活躍。

  不過,從研發人力資源和基礎研究經費方面來看,各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水平還是分出了高下。在這方面,《G20國家科技競爭格局之辯——人工智能專題》報告稱,目前已經形成了“美國一家獨大,英國、印度和加拿大等緊隨其后,中國尚有差距”的競爭局面,相較美國,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人才儲備、學術研究、產業研發力量、經費資助等仍有一定差距。

  由于人工智能發展迅速,研究者們很難預測當下各個國家的布局具體會對未來發展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但他們都篤定地異口同聲:應該重視人工智能生態的構建。

  他表示:“人工智能也會是這樣,但它的生態發展會比互聯網更復雜。如果說互聯網是一個虛擬社會,人工智能生態就是一個虛擬與現實融合的產物。”

  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副研究員韓濤認為,人工智能生態的構建根基在于基礎理論研究。翻閱人工智能領域的經典理論和經典算法,韓濤說:“我國跟進人工智能浪潮的速度非常快,但是我們需要反思自己的后勁兒如何。”

  “開源框架在人工智能中的作用就相當于安卓系統之于移動互聯網”,據她了解,這一思路是在業內得到廣泛認可的。有機構預測,未來60%以上的人工智能應用都需要在平臺上生長起來,王沖鶄相信平臺將會成為人工智能生態的核心要素。

  科大訊飛戰略合作總監潘榕博士表示,構建開放協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創新體系,需要把高端人才隊伍建設作為人工智能發展的重中之重。潘榕希望,政府的落戶政策等能夠向人工智能人才傾斜,“這有利于企業在全球范圍內吸引高精尖人才,在原有產學研布局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并完善源頭技術布局”。

  就吳飛的觀察來看,人工智能生態建設需要四類人才。第一類是掌握前沿理論和技術的頂尖人才,他們將推動人工智能技術模式或者計算方式發生重大轉變。第二類是專業技術型人才,他們可以用人工智能的技術和方法構建出一個一個系統。第三類屬于“人工智能+X”的交叉應用人才,能夠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到不同的場景中。第四類是人工智能倫理、制度建設方面的人才,比較偏人文學科。“這四類人才都是急需的,但就需求量來看,最主要的還是第二類和第三類人才。”吳飛說。

  綜合人工智能領域中各種角色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我國近幾年相繼發布了《“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和《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等政策性文件,從戰略層面引領人工智能發展。

  “三步走”指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定下的三個階段性發展目標,即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2025年部分領先,2030年成為世界人工智能創新中心。“四大任務”指構建科技創新體系;把握人工智能技術屬性和社會屬性高度融合;人工智能研發攻關、產品應用和產業培育“三位一體”推進;以及滿足支撐國家發展的任務。“五大智能技術方向”分別是大數據智能、群體智能、跨媒體智能、混合增強智能和自主無人系統。

  首先是關注科研成果產業轉化與融合。相比于其他科研領域,人工智能是一個帶動性很強的領域,更加具備“邊研究邊應用,邊應用邊深化”的特點。

  第三是在科技體制和機制層面統籌攻關。劉細文認為,百花齊放的局面確實體現出活躍的一面,但也容易造成投入分散,難以在某一方向形成更強的競爭力。

  事實上,從各國的布局和各種分析就可以看出,不同國家和不同背景的從業者都對該如何發展人工智能提出了相應的見解。而群雄爭霸,最終鹿死誰手,我們等待時間來給出答案。

標簽: 人工智能 中國

為您推薦

資訊
扶貧
環保
科教
農業
黑龙江福彩网